那些年迷过的小李飞刀

多情剑客无情剑

Posted by Ink Bai on 2015-12-27     & views

冷风如刀,以大地为砧板,视众生为鱼肉。万里飞雪,将穹苍作洪炉,熔万物为白银。

雪将住,风未定,一辆马车自北而来,滚动的车轮辗碎了地上的冰雪,却辗不碎天地间的寂寞。

这是双奇异的眼睛,竟仿佛是碧绿色的,仿佛春风吹动的柳枝,温柔而灵活,又仿佛夏日阳光下的海水,充满了令人愉快的活力。

美人不可唐突,好酒不可糟蹋,这两件事你以后一定要牢记在心。

他记得那亭子的栏杆是红的,梅花也是红的,但她坐在栏杆上,梅花和栏杆仿佛全都失去了颜色。

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垮了。

雪,又在落了。
雪花轻轻地洒在窗子上,宛如情人的细语。

两人目光相对,都已不觉热泪盈眶,于是两都扭过了头——英雄们的别离,有时竟比小儿女的分离更令人断肠,因为他们纵有满怀别绪,只是谁也不愿说出口来。

他不愿阿飞再想这件事,忽然抬头笑道:你看,这棵树上的梅花已开了。
阿飞道:嗯。
李寻欢道:你可知道已开了多少朵?
阿飞道:十七朵。
李寻欢的心沉落了下去,笑容也冻结。
因为他数过梅花。他了解一个人在数梅花时,那是多么寂寞。

大多数人都有好几张不同的脸,他们若要变脸时,就好像戏子在换面具,甚至比换面具还要简单。
面具换得多了,渐渐就会忘记自己本来是什么样的一张脸。
面具戴得久了,就再也不愿拿下来。
因为他们已发觉,面具越多,吃的亏就越少。
幸好还有些人没有面具,只有一张脸,他自己的脸!
无论他们遇着什么事,吃了多少亏,这张脸都永远不会改变!
他们要哭就哭,要笑就笑,要活就活,要死就死!
他们死也不愿改变自己的本色!男儿的本色!
男人的本色!
世上若没有这样的人,人生就真的像是一出戏了。
那么,这世界也就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
胜利和成功并不能令人真的满足,也不能令人真的快乐。
真正的快乐是你正向上奋斗的时候。
你只要经历过这种快乐,你就没有白活。

和赌鬼赌钱时弄鬼,在酒鬼杯中下毒,当着自己的老婆说别的女人漂亮——无论谁做了这三件事,都一定会后悔的。

鹿角若无茸,羚羊若无角,也不会死于猎人之手了。

人纵然也有梅花那一身傲骨,却又怎禁得起岁月的消磨?花谢了还会再开,但人呢?人的青春逝去后,还有谁能再追回?

一个人若想别人对他有好感,最好的法子就是先让别人知道他很喜欢自己。

仇人倒无妨多多益善,朋友只要一两个便已足够,因为有时朋友比仇人还要可怕得多。

每个人这一生中都难免要做几件愚蠢之事的,若是人人都只做聪明事,人生岂非就会变得更无趣了?

茶水只要是滚烫的,喝起来总不会令人觉得难以下咽,这正如女人,女人只要年轻,就不会令人觉得太讨厌。

一个最可靠的朋友,固然往往会是你最可怕的仇敌,但一个可怕的对手,往往也会是你最知心的朋友。
因为有资格做你对手的人,才有资格做你的知己。
因为只有这种人才能了解你。

一个人若还有泪可流,就不该死。

世上绝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真的了解女人,若有谁认为自己很了解女人,他吃的苦头一定比别人更大。

女人是生来被人爱的,而不是被人尊敬的,男人若对一个根本不值得尊敬的女人尊敬,换来的一定是痛苦和烦恼。

有些人表面看来虽然很冷酷,其实却是个有血性,够义气的朋友,越是不肯轻易将真情流露出来的人,他的情感往往就越真挚。

你若想活得愉快些,就千万不要相信女人对你说真话。
你若是个聪明人,以后也千万莫要当面揭穿女人的谎话,因为你就算揭穿了,她也会有很好的解释,你就算不相信她的解释,她还是绝不会承认自己说谎。
所以,你若遇见了一个会说谎的女人,最好的法子,就是故意装作完全相信她,否则你就是在自找苦吃。

一个人最欣赏的人,本就必定是和他自己同样的人。因为每个人都一定很欣赏自己。

一个人若要了解自己,必定要先经过很多折磨,尝过很多痛苦。

聪明的男人就算爱极了一个女人,也只是藏在心里,绝不要将他的爱全部在她面前表现出来。

恨所造成的只有毁灭,爱却可令人永生。